第二十一章
 
「……嗯,你给他打电话吧……哦,我知道了……别说了,爸,就这样吧!
 
啊……」卓娜按下挂机键的瞬间,嘴里就蹦出无法抑制的娇吟声。她不知道自己
 
的父亲是否听到了最後的声响,她也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个问题了,扔下手中的手
 
机,卓娜再没有力气用一只手撑着床面了,无力地趴在枕头上,让一头乌黑的长
 
发将俏脸全部盖住。
 
「你爸爸这麽关心你,这麽想和自己女儿说说知心话,你居然就挂了,太不
 
应该了。」身後的男人将肉棒退出一半,呼了口气,一巴掌打在卓娜高高翘起的
 
雪臀上,圆鼓鼓的臀瓣荡起阵阵波浪,激得卓娜发出一声娇呼,翘臀布满红印,
 
诉说着昨晚的战况是多麽的激烈。
 
男人并没有让小穴空虚太久,湿润褶皱的肉壁又重新被硕大的肉棒充满,褶
 
皱被慢慢刺入的肉棒拉长拉平,褶皱里的性感细胞强烈地颤动着,将舒爽的感觉
 
通过神经传达到卓娜的全身,又刺激得卓娜「咿咿呀呀」的媚叫着。男人把女人
 
瘫在床上的玉臂拉起来,摺叠在卓娜光滑性感的後背上,肉棒抽动的速度加快起
 
来。
 
卓娜混乱的思绪已有些分不清自己是否还在现实世界里……哦,我一定是疯
 
了!我居然昨晚会这样邀请出口……听到自己开口让他上来喝茶,本来懒散的男
 
人眼神变得火热起来,坏笑着一声不吭地跟着自己……我那时候居然还能这麽镇
 
静地上楼、开门,开门一刹那就被男人从後面搂着撞进了屋子……
 
可恶的男人,竟然把我刚买的丝袜就给撕了,听到男人失望的嘟喃着怎麽不
 
是丁字裤的时候,哼哼,就不让你猜到我穿什麽……不过,坏蛋又把我的小裤裤
 
也撕了,啊,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呢,就这样插了进来……哦……可恶的男人仅仅
 
撕开丝袜和内裤就在客厅的沙发上,把那烫人的肉棒插进了我才刚刚有些湿润的
 
阴道……
 
卓娜回忆起男人第一次的侵入,蜜穴止不住地抽搐着,裹紧的力度也加强不
 
少。此时还在身後抽动的男人发出几声舒服的低吼,握在腰上的手也用劲着。
 
等男女在沙发上的战斗结束,差不多已是一个小时之後的事情了,看着男人
 
发出「咕咕」声音的肚子,女人「噗哧」一笑就去了厨房。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
 
人妻,下的面又是给情夫吃,男人邪恶地笑着,撸了几下重新胀大的肉棒,光着
 
身体走进了厨房,很快厨房就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和肉体的撞击声……
 
太难堪了,居然……居然在做饭的地方……卓娜脸死死抵着枕头,咬牙忍受
 
着蜜穴里酥麻的感觉,心里却为昨晚的胆大而心跳不已……见到挺着肉棒走进来
 
的男人,自己吓得手中的筷子掉到了汤锅里面,男人笑着让她继续,手却伸到衬
 
衫上,拉开被回形针扣着的领口,熟练地深入握紧了那对诱人饱满的奶球……
 
自己好像记得说了不要了,也好像狠狠地扭过他的手臂,卓娜不确定的回想
 
着,可惜所有的抵抗反而显得在打情骂俏。最後被男人抱着坐在了琉璃台上,筒
 
裙像圆环似的箍在腰上,衬衫和乳罩终於被男人扯去,自己只能双手向後撑着,
 
头看着厨房里的吊灯,不敢看着面前的男人,却没有注意到由於坐姿的关系,阴
 
阜变为最突出的部份,而且恰恰对着男人肉棒的高度……
 
男人又在笑自己用双腿把他夹得太紧了,底下的肉棒轻而易举地重新进入到
 
敏感的阴道里,而自己也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在厨房里的出轨……对了,那个时
 
候自己抱住他的脖子,狠狠咬了他一口……
 
卓娜有些得意,此时身後的男人後躺了下去,把她提了起来,迷糊中又被转
 
向成面对面,卓娜才惊觉自己骑乘式的跨坐在男人身上。被男人亮晶晶的眼睛盯
 
着,虽然经历了一个疯狂的夜晚,卓娜还是有些难堪,摇晃了一下螓首,把浓密
 
的长发甩到前面,遮住了自己发烫的脸,彷佛这样就能阻挡男人的目光。
 
周鹏看着女人自欺欺人的孩子气动作,手握住同样布满红印的挺拔乳房轻笑
 
出声:「像昨天那样动起来,听话,由你来掌控节奏,这样能给你自己最舒服的
 
深度和速度,听话,把你那淫荡的屁股摇起来,把你那性感的腰肢摇起来……」
 
男人孜孜不倦的诱惑着,卓娜双手按在男人胸膛鼓胀的肌肉上,倔强地摇着
 
头,下体死死坐着不动。
 
终於男人的声音冷了下来:「你觉得这样拖延有意义吗?你忘记昨晚第一次
 
骑乘式的时候是怎麽抗拒,後来又是怎麽淫叫着达到高潮了吗?你低头看看奶子
 
上这些红印,都是你抓着我的手,让我用力捏你的时候留下的,你还想着当你的
 
贞洁烈妇吗?」
 
男人抓住乳房的手狠狠地揉搓起来,嗤笑着继续践踏着卓娜的自尊:「这麽
 
下流的奶子,本来只能留给自己的老公来享受,现在却被我这个野男人尽情地蹂
 
躏。还有你那早被我灌满男人恶心精液的阴道,现在依然在吸吮着我这个野男人
 
的鸡巴,你还觉得自己的抵抗有意义吗?宋辉广告公司的老板娘、春天地产集团
 
的千金,被我这个下属干出一次次的高潮,你都忘记了吗?」
 
「不……不要说……求你……」无耻的言论,像锤子似的敲打在卓娜的心口
 
上,悲哀的眼泪涌出。
 
周鹏口气一转,温柔地放缓语气:「别哭了,女人在床上就得展示真正的自
 
己,不要把伦理道德那一套放在赤裸交媾的我们身上,体验这个体位带给你的快
 
感,动起来,自己去追逐这个刺激……来,轻轻地动……对,很好……」
 
卓娜无意识地跟随着周鹏的声音提示,开始前後摆动起了腰肢,阴道里发出
 
「叽叽、咕咕」的声音,湿淋淋的肉壁犹如奴隶一般吸附在直挺挺的肉棒上。周
 
鹏仍然没有动作,手滑到卓娜雪白的臀部,引导着前後晃动的幅度。
 
周鹏口气再变,砸砸嘴:「果然是成熟诱人的身体,如此饥渴的骚屄,怎麽
 
可能抗拒男人肉棒带来的快感呢!高贵矜持的少妇,完美紧致的骚屄下流地吞吐
 
着我这个肮脏的鸡巴……哦……又夹紧了……虽然心里悔恨万分,可是身体却诚
 
实地对男人臣服着。」
 
周鹏从两人交合处摸了一把,将湿淋淋的手掌伸到卓娜面前,轻佻地笑着:
 
「看看你身体的证据吧……不看?哈哈哈,我会都涂抹在你这对跳动的奶子上,
 
你看,太美太淫荡了!」
 
周鹏一个巧劲,一只手掌扶在卓娜背上,一只手掌按住卓娜後脑,下压让卓
 
娜看着在耻毛中进进出出油光发亮的深色肉棒:「好好看着,这个就是占领你骚
 
屄的鸡巴,记住它的样子,记住它的温度,记住它和你的骚屄是这麽严丝合缝。
 
你的屄就是为我的鸡巴生的,你的屁股、你的奶子都是我的,睁开眼!」估计到
 
卓娜一定紧闭着眼睛,周鹏威胁道:「不然就用昨晚一字马的姿势操你!」
 
「不要,不要……」卓娜慌忙睁开羞闭着的双眼,哭着求饶:「不要那个姿
 
势,我现在大腿还酸胀着,一点力气也没有……哦……」
 
男人用力不停地上挺着肉棒,在人妻美少妇雪白丰盈的臀部中间不断进出,
 
三浅一深的节奏将一波波刺激的快感送入卓娜体内,而想到一字马的姿势,卓娜
 
羞愧万分。
 
昨晚两人下体相接地在餐厅吃完早已糊成一团的面条,就被男人抱到了床上
 
去,谁知却无意中被男人看见自己大三时候元旦表演舞蹈的时候拍下的照片,於
 
是在男人一下楚楚可怜请求、一下恶狠狠威胁的折磨下,终於从衣柜里找出那件
 
裙子,真空的套了起来,还没拉下裙摆就被男人压到了床上,自己不设防的阴道
 
第三次被男人的肉棒贯穿。
 
在男人的抽插中,自己学舞蹈後变得柔软的身体被摆弄成各种匪夷所思的姿
 
势,被男人享受着。卓娜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可以把两只腿夹在手臂下面,高凸
 
着红肿的阴户;也不知道可以两脚左右分成一字型,被男人正面背面的抽插;更
 
不知道可以趴在床上,双腿反向弯曲成一个圈再被自己的手臂抓住,成为一个肉
 
环,而男人在这个姿势下只坚持几分钟就射了一次……
 
感受到卓娜有些心神不属,周鹏很不满意,一下抱紧卓娜,把鼓鼓的奶球压
 
在自己胸膛上,肉棒开始大开大合的上挺着:「好了,我还得上班呢,夹紧你的
 
骚屄,准备迎接今天早上的喷发吧!」
 
卓娜哭闹着、挣扎着:「不要再射进来了……呜呜呜……真的会怀孕的……
 
哦……」
 
周鹏死死抱紧娇躯,无耻地吼着:「都射过这麽多次了,你高贵的子宫里早
 
就被我这些腥臭的精液灌满了,还差今天的一次吗?而且你的骚屄夹得这麽紧,
 
我的鸡巴抽不出来,只能在里面发射了。」
 
「没有……没夹……哦……射……外面,像昨晚……在浴室……那样,我用
 
嘴……」卓娜惊慌的拍打着周鹏。
 
周鹏大笑着,抽插的速度放到极致,淫水「噗哧、噗哧」在交合处飞溅着,
 
很快滴在周鹏的胯部,流到床上。
 
「荡妇,好好享受精液冲击子宫的快感吧!啊……」火烫的肉棒急速重击着
 
卓娜的子宫口,宫口不断收缩,褶皱不受卓娜控制,剧烈的蠕动起来,更用力地
 
包裹着开始胀大的肉棒。一阵熟悉的快感从子宫里喷涌而出,阴液浇在肉棒的马
 
眼上,周鹏最後挺动几下,精关一开,浓浊的精液像子弹一般一波波打进人妻的
 
子宫内。
 
************
 
宋辉到肯德基买了个汉堡,坐在角落里啃着。
 
宋辉很喜欢肯德基、麦当劳这些洋快餐,可是身边没有小美眉,也没有小孩
 
子,就他自己一个大男人去吃这个东西,总觉得有些别扭,还好是早上时间,肯
 
德基里面几乎没什麽人。
 
宋辉看着液晶电视上肯德基广告里的小孩子,暗暗考虑着在出差前卓娜说的
 
「生小孩」的问题:好像也应该要个孩子了,带小孩出来玩、出来吃洋快餐,感
 
觉还不错,不过要是自己正在女人身上运动的时候,忽然小孩打电话来让自己回
 
家……宋辉打了个激灵,马上放弃了生小孩的打算……唉,再等等吧!
 
「嘟嘟嘟嘟……」宋辉掏出手机,居然是王野,他知道自己提前到北京了?
 
「喂,爸!」
 
「我早上打卓娜电话,她说你在北京了,那先过来吧,刚好那个企划是我们
 
集团一个董事的儿子要的,你过来细节可以提前说一下。」王野不容置疑的声音
 
传过来。
 
「好的,」宋辉看了自己有些淩乱的衣服,回答:「我一小时後就过去,手
 
里有点资料要处理一下。」
 
「嗯,」王野顿了顿,有些抱怨道:「卓娜越来越和我这个爸爸没话说了,
 
早上没说几句就挂了。」
 
「她本来就是这个性子麽,」宋辉笑笑,有些言不由衷地道:「我本来就喜
 
欢她文文静静的样子。」
 
「唉,你就多让让她,别让她累着,我给她和她妈妈的基金会存了足够几辈
 
子花的钱了,别为钱去做事。」王野无奈地说着。
 
「她自己喜欢呢!」想到美艳的岳母,宋辉忍不住问道:「妈也还好吧?虽
 
然都在上海,都没什麽机会过去看看她。」
 
「她现在应该不错吧,我让那个校长老同学多看着的。」
 
听见「应该」两个字,宋辉一阵偷笑,忍住笑意:「我和卓娜一定多去看看
 
她。」
 
「嗯,你把手里事情办好就过来。」
 
挂上电话,宋辉又在肯德基店里发了一会呆,才打的回酒店换衣服。
 
************
 
周鹏走进中联大厦对面的餐厅,这个时候已经是上班时间了,所以餐厅里几
 
乎没什麽人。点了豆浆包子,周鹏坐在窗边,大口扒拉起来,从昨天下午开始到
 
今天,自己肚子里就一碗熟过头的糊黏黏的面条,更准确的说是面疙瘩,周鹏已
 
经饿得前胸贴後背了,背着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暖滋滋的灌了一口豆浆。
 
这时前面人影一晃,一个餐盘放了下来,一碗豆浆一个馒头,一股熟悉的香
 
气传了过来。周鹏看着卓娜红着脸坐在对面,有些吃惊她没有顾忌躲开的大胆,
 
周鹏心里一直觉得卓娜就是一只很容易的受惊很胆小的小兔子,笑着问道:「就
 
这麽点,能回复体力吗?」
 
听着男人暧昧的话,卓娜脸颊瞬间变得红润润的,彷佛要滴血一般,无措地
 
细声回答:「我都吃这麽少的……」急忙喝了一口豆浆。「哎,等等……」周鹏
 
话没说完,就看见卓娜已经呲牙咧嘴地吐着舌头叫烫了。
 
周鹏哈哈大笑着看着想挖个地洞钻进去的美女,心情大好,掏出纸巾,很自
 
然地帮忙擦去卓娜红唇边的豆浆汁。卓娜俏脸绯红的让周鹏擦拭着,长长的睫毛
 
微微抖动着,长而媚的眼睛水汪汪的白了周鹏一眼,嘴角微微笑了起来。
 
周鹏移动了一下身子,阳光从玻璃窗照进来,照出卓娜美艳脸与唇的轮廓,
 
娇艳欲滴的俏脸如初雪一般净白,滑腻的下颔、沈静明彻的眼眸,丰盛光泽的长
 
发带点波浪似的披在身後,无不散发出诱人的媚惑,时不时顾盼生辉地看周鹏几
 
眼,周鹏觉得心里有股软软的东西涌出来,笑容也慢慢柔和起来。两人静静地坐
 
着,都用勺匙在豆浆里画着圈,感受着两人之间那美妙的气氛。
 
周鹏眼前忽然浮现出一个人影,也是如此温柔的凝视着他,周鹏顿时心被手
 
抓着痛起来,喘着大气站了起来。
 
发现周鹏的不对劲,卓娜担心的起身,伸手去扶周鹏,却被周鹏一手挥开。
 
周鹏顾不得去看卓娜受伤的表情,匆匆忙忙冲出餐厅,拦下一辆出租车打开後门
 
就坐了上去。
 
「师傅,开车,随便开,马上走。」
 
司机奇怪地从後视镜里看了周鹏一眼,踩下油门驶离原地。
 
卓娜站在窗子後,看着远去的汽车,头缓缓地低下,一颗晶莹的清泪划过吹
 
弹可破脸颊,滴了下来,就像自己的心一样,不断下落……
 
第二十二章
 
厚厚的云层上方,一架巨大的波音747飞机在轰鸣中飞驰着,机舱内的头
 
等舱里,杨军放下手里的《微观经济学》,摘下眼镜,刚想给服务员打手势,才
 
发觉头等舱里就自己一人,杨军无奈地看了一眼身边的空位,摇摇头把视线看出
 
窗外。
 
又等了十几分钟,头等舱的洗手间打开来,丁子轩意犹未尽的舔着嘴唇从里
 
面走出来,身後跟着的空姐发丝略有些淩乱,面色潮红、眼带春情,鼻尖还有些
 
汗珠子渗出来。杨军戴回眼镜,看着丁子轩笑嘻嘻地坐到身边位置。
 
「要不要每次坐飞机都来这麽一出激情戏啊?在美国那边你几乎就是场场聚
 
会不落,和你一起坐过四次飞机,我就见你这种戏份上演了四次,种马都不是你
 
对手。」丁子轩接过空姐送来的饮料,递了一杯给杨军,空出的手又摸了一把那
 
个空姐的大腿。杨军注意到空姐的丝袜已经没有了,白晃晃的大腿裸露着,有着
 
极致细滑的光泽,杨军忍住胯下涌起的反应,无奈地道。
 
「哈哈哈,兄弟,你也知道我就这麽一点爱好了,不用这麽讽刺我吧?而且
 
花这麽多钱坐头等舱,就是想着这些特殊服务嘛!谁让这些美女们看见我们这些
 
金主就双眼放光,我不过是满足一下她们对未来的幻想而已。」
 
丁子轩一口灌下饮料,笑着继续说道:「咱们可是当了从初中到高中六年同
 
学,嘿嘿,我还记得抄你作业的时候被李老师抓个现行,害你和我一起罚站。李
 
老师对自己儿子也太严格了,没劲,我现在想到李老师就有些发怵,咳咳,不过
 
李老师也奇怪啊,你都这麽大了,居然和你爸离婚,难道他们本来就貌合神离,
 
只是为了你的健康生长才维系着婚姻吗?等你一毕业就离了?」
 
「喂,」杨军打断了丁子轩的喋喋不休,有点烦躁地解开领口:「别说这个
 
了,我也莫名其妙着呢!我妈也是的,都四十几岁的人居然还和我爸离婚,真不
 
知道她心里在想什麽。我爸这麽老实的一个人,难道还会犯错?」
 
丁子轩眨眨眼,有些神秘的低声说道:「你爸那麽个破厂长,估计也没啥人
 
会贴上去,我猜……你别打我啊,我猜是不是问题出在李老师身上?上次看你和
 
你妈视频的时候,我就觉得李老师有点逆生长,好像比以前年轻,你这高材生不
 
会认为是你爸把她滋润得这麽好的吧?」
 
杨军抿着嘴唇,没有接丁子轩的话。
 
「我这麽分析着,会不会是三中里面的哪个老师?毕竟我听你说李老师几乎
 
就是学校家里两点一线的生活,除了给几个学生做做补习什麽的,根本没有接触
 
学校这个圈子外的人,所以我肯定就是学校里的某个男老师。以前我妈来开家长
 
会的时候,不是校长来讲过话吗?得知我妈是寡妇的时候,那双发亮的色眼,我
 
操……」
 
丁子轩一想起三中校长色迷迷的神情就还有些生气:「所以我认定一定是你
 
妈被校长给那个了。」毕竟是自己兄弟的妈妈,而且还是教导过自己的班主任,
 
丁子轩用词并没有说得太过份。
 
杨军眼里闪过一丝厉芒:「是不是他不是问题的重点,如果我查出来他是玩
 
弄我妈妈的话,我会用我的方法让他生不如死!」
 
丁子轩没有看到杨军的眼色,忽然说道:「要不要帮你查查你妈补习过的学
 
生……」说着就大笑起来。
 
「滚!」杨军没好气地骂道:「你有时间查那些不可能的人,我还不如拜托
 
你帮我查的时候仔细点,男老师别放过,那个张成功还是要重点来对待。」
 
杨军这次是直飞北京,并没有先回一次杭州看看母亲,就是因为父母离异得
 
很诡异。假如以前父母两人经常吵架,杨军反而不会多想,可是前段时间还好好
 
的,忽然就两人离婚分开了,简直把杨军搞疯了,打电话给暂时住厂里的老爸,
 
没说几句,父亲就把电话挂,只留一句:「大人的事,你别管,我都听你妈的,
 
你也别搞事。」杨军怎麽可能不管?可是那段时间刚好学校考试,就把事情拖下
 
来了。
 
「安啦,这种小事扔几万块下去,有的是人来查,等消息就是了……我倒是
 
对那个和李老师搭班的数学老师有点兴趣,叫什麽来着……忘了,不过上课的时
 
候奶水溢出来的事件,我真是忘不了。哈哈哈哈!」
 
杨军暂时丢开母亲的事情,想到溢奶事件,也忍不住笑起来:「应该是叫赵
 
惠芳,她来过我家,我记得她,因为我记得她长得有些像我妈,有时候还借我妈
 
的衣服去穿,所以印象特别深刻。」
 
「喂,我打赌那天赵老师肯定没戴奶罩,」丁子轩肯定地说道:「否则不会
 
整节课都红着脸。最後溢奶的时候我可是看着她的毛衫慢慢变湿,等她发觉後,
 
整个人都抖着软下去了,羞死她了吧?哈哈哈!」
 
「别说这个了,这次公司的事情你得用用心,你可是夸下海口等海琼回来,
 
你已经能独当一面了,不要佳人归来的时候,你还浑浑噩噩地混日子。」
 
丁子轩想到这个事情,热烈起来:「我不管,我死皮赖脸地求你回来就是想
 
你帮我,反正我就贴你身上了。我能不能把公司搞好,能不能抱得美人归,可全
 
部都指望你了。」
 
杨军拍开丁子轩说得起劲的时候握住自己的手,苦笑道:「我自己也是两眼
 
一抹瞎,不过先别记着把公司挂出来,我想先看一看形势,国内政策现阶段是如
 
何,等都弄明白了,再把牌子挂出来。」
 
「听你的,全部听你的,你说话,我动手,怎麽也得赶在海琼进修回来以前
 
做出点成绩。」丁子轩附和道。
 
「她比你大三岁,如果迷信点的话,你倒是可以用『女大三抱金砖』这个藉
 
口把她娶回来……哈哈!」说到後面,杨军也笑起来。
 
「操……」丁子轩忿忿不平地骂了一句,想到什麽似的发愁道:「苏浩那狗
 
东西听说马上在法国那边毕业回来了,我觉得有些压力啊!」
 
杨军早就听起丁子轩无数次提起这个情敌的名字了,帮忙分析道:「你也安
 
心啦,虽然你说苏浩是海琼大学时候的前男友,但是你想想,海琼那样的性格,
 
一旦分手了,怎麽可能又重新喜欢上苏浩呢?况且……」
 
杨军顿了顿,轻笑道:「我有一个朋友,比我年纪大,是浙大的,他告诉我
 
说,海琼刚进大学的时候有个很要好的男朋友,不过不知道怎麽回事,那个男友
 
最後被开除了,而海琼也变成了苏浩的女友,当然其中发生了什麽只有当事人知
 
道。我很无聊的帮你猜测了一下,那时候苏浩他老子是教育局局长,官二代,弄
 
点小手段把海琼原男友踢走,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
 
丁子轩听到这里,眼睛亮了起来,坐着身子,有些兴奋道:「FUCK,里
 
面原来有这麽多道道,苏浩这家夥不简单啊,看来不能轻视呢!」
 
「我也是猜的,你可别乱想,也可能就是很简单的男女分手。海琼看上苏浩
 
背景,踢走屌丝男友,这种事情很平常啊!」杨军又说出另外的意见,不过很快
 
被丁子轩否决了。
 
「海琼读了三年浙大,学费都是她自己打两份工赚来的,而且是等存够钱才
 
去耶鲁进修的,如果她是那种女人,以她的成绩根本不用这麽辛苦存钱,苏浩早
 
帮她把钱出了……这也是我喜欢她的原因。」丁子轩气愤地反驳着杨军。
 
「可是我觉得她当你是小弟弟对待啊,否则就不会让你好好创业了。哈哈哈
 
哈……」杨军打击着丁子轩。
 
「那个我不管,到时候我把公司搞起来,看她找什麽藉口来拒绝我。」丁子
 
轩躺回座位,继续说着:「这次妈说会把股份退一些出来,启动资金这些你不用
 
担心,都准备好了。」
 
「我哪用担心这个……」杨军调了一下座位往後躺,仰头看着机舱顶部,有
 
些无聊地问道:「你妈……呃……你对你妈背後那个人真一点都不好奇?要查出
 
来应该不难吧!」
 
丁子轩的脸瞬间变得阴冷下来,脸色转了几转低下头去,等再次擡起头的时
 
候,已经恢复了原来那副玩世不恭的笑脸。
 
「有什麽好查的,我妈要说自然会告诉我,她不想说的话,查出来给自己添
 
堵。再说这样不好吗,有钱用、有洞插的生活,爽呆了……」丁子轩笑嘻嘻的,
 
眼里却半分笑意也没有,转开头看着旁边。
 
「我可就做不到这样。」杨军又想起自己母亲的问题,顿时没什麽说话的动
 
力,示意空姐拿了毛毯过来,准备睡觉。
 
在空姐给杨军盖毯子的时候,丁子轩的手已经溜进了空姐的制服短裙里,漂
 
亮的空姐狠狠用眼睛瞪着作怪的人,却不妨给丁子轩拉过去,吻了起来。杨军拉
 
下眼罩,无视肆无忌惮的两人,努力进入梦乡。
 
************
 
春天集团北京分公司被铁栏杆围墙圈着,大门进来後一片广场空地,停放着
 
十几辆各式名车,越过停车的广场後,视野开阔——右侧是行政办公大楼,七层
 
楼高的办公室,不华丽,但很有公司的架式;左侧有三层楼的是展示参观大楼,
 
装潢得很有未来感。介於两幢建筑物之间是一座篮球场,能在北京这种寸土寸金
 
的地方留出空地做球场,本身就体现了春天集团的财大气粗。
 
宋辉进入行政办公楼的时候还有些不自然,他还不知道自己妻子和老丈人通
 
话的时候具体说了什麽,加上王野一贯强势给人的冲击感,都让宋辉心里有些没
 
底,心中有些後悔没有把周鹏也一起带过来。
 
王元昊已经站在一楼大厅的远航壁画前等候了,看见宋辉进来,笑着迎了过
 
去:「辉哥,我可是等了好一段时间了。」
 
宋辉也笑道:「你这相貌,做电梯服务员不会太委屈了吗?我哪天安排个男
 
士内裤的广告找你拍?」
 
王元昊忍着笑,领着宋辉进入电梯。
 
宋辉透过电梯的不锈钢墙壁看见王元昊虽然带着笑意,不过眉头却时不时皱
 
着,心里暗自揣测:老丈人公司出问题了?
 
到了七楼,王元昊和宋辉走到董事长室门口,王元昊转头看了一眼空无一人
 
的秘书办公桌,立即对宋辉说道:「咳,辉哥,业务部的人在里面挨骂呢,我差
 
点忘记了,咱们去休息处坐一下吧!」
 
宋辉奇怪地看了看脸色有些抑郁的王元昊,想到里面可能暴跳如雷的王野,
 
马上跟着去了全部透明玻璃装修着的休息室。王元昊亲自给宋辉端来茶,笑道:
 
「临时客串一下,泡得不好喝别怪。」
 
宋辉接过茶,随口问道:「最近公司有问题吗?我看你脸色不好。」
 
王元昊明显身体僵了一下,搓了把脸,苦笑道:「很明显吗?公司没事,是
 
昨晚三叔扔了个新区开发案给我,我看到淩晨一点钟,现在人还迷糊着呢!看来
 
得去洗把脸,否则让三叔看出来,少不了一顿骂。」
 
宋辉「嘿嘿」笑着:「能骂你是因为关系不一样。知足吧你,否则怎麽每次
 
都带你杭州、上海、北京的三地跑。」
 
王元昊无奈地转了一下脖子:「唉,可是每次都当着底下人的面就骂,我哪
 
还有脸,我宁可他对我不要这麽『亲近』……」
 
见王元昊兴致不高,宋辉转了话题:「前段时间听娜娜说我爸和你回了一次
 
王岩头村,那边怎麽样了?娜娜还怪我,结婚这麽久都没有和她回去祭祖呢!」
 
「没啥意思,小时候的人好多都生疏了,而且三叔那麽大架势,又是捐钱,
 
又是造新庙,还给村里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发了大红包,我那些小夥伴看我的眼神
 
都不一样。不过兴奋过後,我反而觉得没意思,这次回来有几个人跟着我出来,
 
我这辈人里就我一个读过高中,所以出来的这些人都给三叔安排到杭州那边的公
 
司当……基层。」
 
宋辉当然知道所谓的「基层」就是打打杂的,几乎没机会出人头地,毕竟王
 
野是极其精明的生意人,不可能把这些没什麽能力的人给安排到高级职位上,亲
 
戚也不行。宋辉拍拍王元昊的大腿:「你能带他们出来见见世面也算是有心了,
 
别为他们担心了,人总要靠自己,你给他们搭了梯子,他们自己不努力往上爬,
 
以後摔回去就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了。」
 
王元昊看着茶桌上的红茶冒起的水汽,呢呢喃喃地自语着:「我已经後悔带
 
他们出来了……」
 
「你说什麽?」宋辉正好拿茶喝了一口,有些没注意。
 
「没事,我说他们别给我出什麽蛾子,让我後悔带他们出来。」王元昊拿出
 
手机划拉了几下,假装有短消息进来,避开宋辉的探究,恰好手机「铃铃铃」的
 
响了起来,把他吓了一跳,和宋辉示意了一下,就接了起来:「喂,我和辉哥在
 
休息室呢!嗯嗯……好的……好。」挂上电话,王元昊下巴朝董事长室一擡,与
 
宋辉说道:「里面差不多了,咱再等等。」
 
「啪!」董事长室的桃木门打开来,一个窈窕的女秘书左手拿着蓝色的资料
 
册走了出来,荷叶绿的紧身衬衫的下摆松垮在套裙外面,没有穿丝袜的大腿微微
 
分开,走路的姿势有些许奇怪,头发有些乱,披在前面,垂在高耸的胸部上,有
 
一股性感OL的风情。她走过休息室,并没有转头看向房间里,宋辉看不见女子
 
的脸。
 
王元昊一拍脑门:「晕死了,三叔让我去接朱董呢!完了完了,就顾着和你
 
聊天了……」一边说着一边朝外奔去。
 
看着冒冒失失离开的王元昊,宋辉嗤笑了一下,整理整理了衣服,进了王野
 
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