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哥酒量不行,三、四瓶後有些不适,我也不好意思再强求人家陪喝。女人
 
们倒是酒後,脸颊扉红,愈发让人心动。我没让收拾菜,因为趁热才能打铁,我
 
先带老婆洗澡,说是洗澡也就是冲冲。
 
一分钟後我出来,给老哥说:「你给我老婆搓搓背。」就连推带搡的把老哥
 
引进卫生间。浴室里蒸气很大,看不很清楚,反而觉得没什麽不好意。
 
很快老婆与老哥出来後,我再陪嫂子进去冲,嫂子皮肤细腻,从背後紧紧地
 
贴着,我把头贴在她脖子上,双手扣住咪咪,水从指缝里流进了乳房,我就轻轻
 
的挤捏……怕他们在外面等急了,匆匆的冲完後来到客厅。
 
两米乘两米的沙发上,老哥与老婆正躺着聊天,四个人都赤裸裸的。我把灯
 
光调得很暗,给老哥说:「好好吃吃弟妹。」我们并排躺着,我与嫂子69式,
 
我在下,老哥与老婆69式,反而老婆在下。
 
我边吃嫂子的仙人洞边抚摸着老婆的咪咪,房间里充满了暧昧的味道。说实
 
在,看着老婆嘴里含着他的鸡鸡慢慢变大,内心是一种激动的兴奋,小弟弟在嫂
 
子的嘴里也急剧地膨胀,听着「吧叽、吧叽」的吸吮声,男人们的呼吸变成「噢
 
噢」的呻吟。
 
我把舌头使劲地舔进洞里搅动,嫂子明显的水越来越多,腾出指头轻轻的按
 
揉在她的後庭,每次着力,嫂子都往前一跃,可能怕我指头插进後庭,也可能是
 
太过於舒服的抖动。旁边,老哥也很卖力,他把老婆的两腿翻起,整个头埋进下
 
身,我轻轻的抚着老哥的头说:「使劲吃我老婆。」而鸡鸡依旧在嫂子的嘴里。
 
说真的,我觉得嫂子的口活与老婆不相上下,舌头在龟头处灵巧地打转并不
 
时的深喉,每次深喉时我都得按着嫂子的头做活塞动作;老婆那边也开始深喉,
 
偶尔还能看见老婆吃他的蛋蛋。
 
我叫嫂子暂停,拉着嫂子过去与老婆并肩一起吃他的鸡鸡,两个女人头紧挨
 
着头,一个吃鸡鸡一个吃蛋蛋,甚至两人一起吃鸡鸡,分两边顺着往来回上下的
 
舔,香艳的一幕幕现在还回忆在脑海里,呵呵!
 
也就几分钟,我把她们两个拉在我这边,开始一起吃我的鸡鸡。感觉太舒服
 
了,最主要是的视觉上的刺激,两个美女在你胯下服务,而且边吃还边说:「叫
 
你们嚐嚐当皇帝的滋味。」
 
此时,老哥就趴在她们後边,左右开弓,用舌头为她们服务。我喜欢这样的
 
性爱过程,这也是我们想要的,原本担心内心会酸楚,更加担心两分钟就射精,
 
反而早到九宵云外了,光口交的时间大概就得二、三十分钟。
 
可能喝点小酒,总觉得自己很棒,没问题,信心也越来越足,有几次甚至强
 
迫自己想最近几天还得交工作总结的事(这一招是我经常用的,对各位男同胞来
 
说不妨可以试下,鸡鸡很快就会从高度充血中而软,不是疲软,是还硬但没那麽
 
强),主要是怕过度兴奋而射精。嫂子每见此时,都会转回头再含到嘴里把弟弟
 
吃硬,周而复始五、六次後,再强的抽插也没有射精的慾念了。
 
我喜欢让她跪在沙发上,我一脚在地一脚踩在沙发,从後面大幅度的进攻,
 
她叫声很大,分明还能听出旁边老婆的呻吟。老哥很会玩,我与老婆做,从来也
 
没那麽大动作,撞击出肉体「劈哩啪啦」的动静。
 
插抽一会,老哥就会趴下身来用力地吮吸老婆的下体,我看着也很舒服,因
 
为我喜欢他的敬业精神,老婆也很受用,直喊痒痒的受不了。我把鸡鸡从嫂子的
 
洞里拔出,直接蹲式的插入老婆嘴里,老婆嘴里塞得满满的却叫不出来,脸憋得
 
通红。我於心不忍时,嫂子却突然爬过来吃老婆的咪咪,哦,太香艳了!
 
我侧过头含着嫂子的咪咪轻轻的咬,呻吟充满了整个客厅,四人似乎融於一
 
体,不分彼此,而且是越战越猛。做梦都没想到四人游会这样的出奇的效果,越
 
是玩的花样多,越没有射精的念头,脑海里就是插与抽、舔与吸。
 
这时最让我感怀的一幕出现了,在我从後面操着老婆、老婆吃着老哥的鸡鸡
 
时,嫂子蹲在我下面吃我的蛋蛋,突然她把我的鸡鸡从老婆洞里拔出,哗哗滴放
 
进嘴里吃了一通,然後又拿着弟弟插进去。那时我内心很感动,我在A片里见到
 
的东东竟然活灵活现在我眼前……
 
因此,我每插十来下,就拿出来放入嫂子嘴里升升温,两个不同的洞,两种
 
感觉,一个湿滑却被紧握,一个湿润却被舌尖点得发麻,我甚至弯下腰来与嫂子
 
接吻,我没有觉得可嫌弃的东西。老哥也没觉得,除了同性没接,我们不停地换
 
着接吻,能玩的动作就尽量玩。
 
可能有一个多小时,老哥要射了,我听出他呐喊着冲刺,老婆陪着他最後的
 
一博,把他紧紧地接在怀里了。我还依旧在攀登,我聚精会神,想要把子孙打出
 
去,可不知何原因,就是差一点点火候。
 
我说要用手,嫂子不让,我说怕他们等不好,因为大家同步後可以一起交流
 
而不会给别人造成心理负担,嫂子安慰我说没关系不用在乎的。看我汗流浃背,
 
实在做不出来,嫂子提议陪我去洗会,也算是中场休息休息,那俩已经躺在沙发
 
上聊天了。
 
我们出来後,嫂子直接开吃,我让她转过身来69式吃,隔旁就是他俩边搂
 
边看。我吸得有声有色,我不在乎用舌头点击嫂子的後庭,很美,像个菊花。一
 
顿烟工夫,老哥有了起色,跑到嫂子面前让嫂子口交,我搬过老婆的头接着吻,
 
然後要她一起吃嫂子的仙人洞,嫂子扭扭臀部表示不好意思,我就放弃叫老婆吃
 
她的念头。
 
老哥叫嫂子坐在我身上,看着自己的弟弟在嫂子频繁的起伏中时隐时露,我
 
真恨不得时光凝固,我就纳闷了,共产党搞什麽一夫一妻呀?纯是违背天理!
 
老哥叫嫂子别动,然後把她放躺在我身上,我的鸡鸡还插在里面,我知道,
 
老哥是要插进来。可能别人觉得不可思议,女人的洞能同时插两个?其实女人的
 
那里有很大的容纳力,关键是尊重女士,不能强迫女人所难,夫妻交友,重在女
 
士的感觉。
 
是嫂子想叫我们两个一起插她,就是进来时有些困难,把我的弟弟挤掉过几
 
回,嫂子重新把它放进,老哥再尝试着插进。成功了一会儿,感觉很刺激,我基
 
本上不动,老哥抽插,但我的包皮跟着一进一出,像是自己在插,嫂子叫声一浪
 
大过一浪……我老婆吃惊的在旁边看,甚至今天早上还给我说,嫂子真厉害!
 
这次老哥依旧射在我老婆里面了,随着酒精陪着汗水蒸发,我也有感觉射的
 
念头,嫂子骑在我身上,自己一个人努力,看得出,她喜欢这个姿势,可能力度
 
自个好掌握。最後的冲刺时,嫂子一不留神从沙发踩空,刚好刹那的快感没了,
 
弟弟处於抽空状态,嫂子不好意思,又开始用嘴,我说:「用手吧!」於是我自
 
己打着飞机,嫂子吃着蛋蛋。
 
老婆从老哥的怀里也过来参战,时不时的口交着我,看着她们两个你一口她
 
一口的抢着棒棒,我的兴奋开始凝聚。最後我用手飞快地撸着,嫂子与老婆依旧
 
把脸埋在毛上,终於我大喊一声,把高潮带着我的成千上成的子孙化成一道白弧
 
从夜空中滑过,嫂子嘴里连着我的肚皮沾满了精液。
 
射完後我没有让她们给善後工作,毕竟两三个小时了,大家都很累,紧拉着
 
嫂子去洗澡了。
 
出来後四人并齐躺着聊起了天,老婆握着他的鸡鸡,嫂子握着我的鸡鸡,不
 
过,有个共同点,它们都疲软了,呵呵!都被搂在怀里,评价着对方的身材与乳
 
房,时不时地还伸出手来捏拿一把,这感觉是一种淋漓尽致後的放松,是大家彼
 
此信任後的情感升华。